美文精选网(8g0.sb294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故事 > 正文

菲律宾现场娱乐:山 菊

澳门英皇网上开户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0-12-24 21:29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山     菊
文/苦甘
 
打过一支度冷丁后,我疼得错位了的五官恢复了原位,随着和缓的鼻息,我进入了梦乡。
我当了新娘,那是自己最漂亮最幸福的日子,那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。
丈夫长得高大帅,一下就把我从吉普车上背起来,没喘大气,就把我放在三楼新房的大床上。我狂跳的心自丈夫的背上跳到床上,仍旧觉不出平息的迹象。这是我头一回来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家,环顾四壁,我看见丈夫和我在墙上照片里的样子很温馨,硕大的红双喜和鲜艳的拉花,令我浑身发热发酥,有一点从来没有过的晕眩的感觉。
屋外人声鼎沸,我不大习惯太过热闹的环境。
喧嚷到天黑,所有的程序都走得差不多了。只留下丈夫的几个朋友闹新房。什么交杯酒呀,新娘新郎同吃吊起的糖呀,新娘给大家点烟呀、添茶呀,掐呀、搡呀、说俏皮话呀……直到从广场上传来洪亮的钟鸣声,不知谁喊了一声:“十点了,撤!” 房间里霎时寂静下来,我听见了丈夫急促的呼吸声,我的心也跟着跑起马来。当两颗狂跳的心贴在一块时,我幸福的感到我和丈夫化成了一个人。
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。丈夫过完蜜月渐渐摆出大男子汉的神气来,婆婆端起架子更是横竖挑起眉眼来。
我在一家农机厂上班,干的是男人的活。家里公公婆婆在行政事业单位上班,丈夫在商业单位坐办公室,上班都算不上太累。我下班回家,脱了外衣,就一头钻进厨房做饭。丈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,婆婆躺在自己卧室床上休息,公公给花浇完水,忍不住对儿子说:  “宝儿,你去厨房帮帮菊儿,你妈等着吃饭呢。”儿子没有动弹。卧室里传出婆婆的声音:“宝儿长这么大,连妈的厨房都没下过,媳妇来了就叫下厨房,亏你想得出!”  “我这不是让你早点吃上饭吗?再说菊儿那厂里工作也够苦的。”公公道。菊儿实在听不下去,跑出来诚恳地说:“爸、妈,你们休息着,饭就好了。也用不着他来帮忙。”
从此这个家里,做饭洗衣服搞卫生等一切家务,几乎都由我一个人承包了,不由分说的变成了我的分内事。除非我病倒在床上,除非我坐了月子。
时间过得真快。苦日子熬习惯了,就觉不出慢来。儿子大了,公婆老了,这本该是自己腰杆立起来的时候了。可公公得了高血压,婆婆得了糖尿病,老公也跟他妈得了一个病。跟“病汉”还有什么可争的?只有更加辛苦呗。这下可好,连往楼上背面袋子扛煤气罐,也落到自己身上。
有时候也很憋屈而怨怅自己,尤其老公喝醉酒了撒酒疯,我满肚子的委屈犹如河水决堤,就会把老公的气势冲得不见踪影。公婆也好像被我的气势封住了门,装作没听见。一次和老公拌嘴时,我感觉出右乳房明显胀疼,当成是老公气的,也没太在意。后来心情不好就疼。有天晚上,老公酒后心情很好,少有的爱抚我,我怎么好意思给他兜头浇凉水呢,任他抚摸。或许是酒微醺的原因,他的手有点重,当他的手抚摸到我的右乳房时,我忍不住疼叫了一声,声音可能很高 ,惊得老公木了好一阵儿。
弟二天一早,老公陪着我去医院检查。女大夫看着钼靶片,问我疼了多长时间了,我说少算也有半年了。大夫怪我不把自己当回事儿,太大意了!也怪老公太粗心,半年多时间里怎么也该觉出或发现妻子的病 。大夫又低声问我:“是不是长期闹别扭,分居?”我说:“那倒不是。”大夫说你们直接上省城,再进一步查查,千万别拖延。我觉得大夫很负责,用不着遮遮掩掩、拐弯抹角,弄得神神叨叨的,反而吓着了病人。
省城的复查结果,让我住进肿瘤医院乳腺科,我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。尽管从主治医生到身边所有的亲人,都尽量用温和平静的表情告诉我:“放心,能治好”。我也就尽量装出坚强和想的开的样子来。只有到了黑夜,在夜幕的掩护下,我才有机会把心中的所有苦用泪水冲洗掉一些,以减轻压在心上的重量。不然,我害怕我有一天实在承受不住,干出什么傻事来。儿子还没找着合适稳定的工作,还没结婚;老母亲身子骨不硬朗,还需照顾;老公虽然年纪不算大,但不太会干家务活,又不会爱惜有病的身体;公婆年迈,已长期习惯了我的服侍,身边没有个好使的人怎么行……还有自己还不到五十岁的人,这么早的就走,实在心有不忍。
一阵强烈的疼痛,把我从睡梦中拉回来。我吃力的张开灌了铅似的眼皮,看见老公和儿子站在床边,两个大男人的眼角都湿湿的。又一阵剧痛袭来,我努力伸出双手,向他俩做出“来,把手给我”的示意,他俩迅速对视了一下,就把手放到我的双手上,我紧紧地攥住俩个大男人的大手,立刻感觉疼痛缓解了一些。眼泪却禁不住地簌簌而下。俩个大男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俯下身三个人抱成一团,泪水像暴雨似的落在我的脸上身上……
我明白,亲人们不忍心看我疼痛时抽搐、扭曲、扎挣的样子,又一次给我注射了度冷丁。
梦境中我回到三年前。
三年前,我失去了相伴我三十多年的右乳房,我的生活因此打了个颠倒,我从服侍人的人,一下子变成了要人服侍的人。手术化疗,消耗了一年半的时间。那一年半时间,我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头发眉毛全掉光了,脸上没血色,像吸血鬼吸干了血,人孱弱得赛过林黛玉不知多少倍。我很不习惯让人伺候,但病魔折磨得我手无缚鸡之力。化疗的反应很大,想多吃点恢复体力,可饭到嘴边就想吐,更见不得油腥。刚缓过劲,积攒了少许精神头,又得去化疗,反反复复,来来回回折腾,真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。剩下的差不多一年半时间,药还是不断,但停了化疗,饭能吃了,一两个月后,人就看起来有个人样了。我以前忙惯了,闲不住,就又慢慢揽起家务活干。虽然儿子老公坚决不让干,公公也反对,婆婆就说:“这一年半载,没有你做饭,没有你做家务,我们还不是款款地活着。”我的性格和教养使我从来礼让着婆婆,我从不和婆婆计较争嘴,一直用勤谨来证明着自己的贤惠温良。
虽然尽力干些家务活,但和病前的生活相比,我感到无名的空落,人闲下来后,脑子却思谋得更忙了。
为支持儿子创业,我鼓动老公卖掉厂里分给我的中套楼房,儿子赔了生意,我一头安慰儿子,一头还要承受老公的埋怨,公婆听见了,也免不了数落几回。我再三劝老公忌了烟酒,老公总是把我的话当过堂风,左耳进右耳出,右耳进左耳出。磕磕绊绊的素常日子不觉就又过了一年半。
或许是过年劳累着了,刚过完年,我就感觉胸部不大对劲,时不时隐隐约约的疼,我硬挺过十五,才告诉了老公,老公又惊又气,连夜跟单位领导请了假,联系好原主治医生,第二天我俩早早的去了省城肿瘤医院。抽血、拍片、B超等等,折腾了两三天,结果:全身多处转移!医生指出两条简明而两难选择的路,供病人和家属选择:其一,住院化疗观察;其二,回家服药休息。老公避开我追问医生那条路好走,答曰:殊途同归!老公佯装糊涂地再问,归向何处?医生有点不耐烦地答道:走人呗。
当老公小心翼翼地把话对我说完时,他的额头微微渗出细碎的汗粒,眼眶里噙着泪花。老公主张住院化疗,问我的意思,我干脆斩截的说:回家!马上回家!其实,老公和医生的谈话,都听进了我的耳朵。
回家后,我去母亲那儿,先陪老娘说了一个礼拜的话,然后忍着痛,谁的劝都不听,硬把家里儿子老公公公婆婆的脏衣服换洗完,才躺在床上当起病人来。病情发展的很快,两个月后,我只能每天靠度冷丁止痛。
这几天,我打止痛针后老犯迷糊。我时常梦见深秋的山冈上开满山菊花,在风雨中坚强地怒放。那是母亲常讲给我听的有关我的故事。妈妈说在生我之前,时常梦见山菊花开满山冈,妈妈喜欢山菊花,喜欢山菊花的样子,更喜欢山菊花的脾性——坚韧而善良!所以,生下我来后,便给我取名山菊。后来叫着叫着就叫成了菊儿,一来顺口,二来在城里也不觉着土气。
今天打针后,我忽然梦见满天飘起了雪花,寒风呼啸,冈上的山菊花在风雪中慢慢倒下,一会儿就让雪埋了。
这时,我隐隐约约听见有好多声音在喊:菊儿——山菊——菊儿,这声音离我越来越远,越来越渺茫……
    国际足球预告 必發游戏骰宝玩法 趣赢直属现金网 澳门葡京网站入口 澳门英皇网上开户
    云盈公司登入 九五至尊幸运注单 申博假网绝杀平台 博天下游戏忘记密码 mg线上棋牌4大优惠
    澳博娱乐线登入 迈巴赫娱乐 澳门塞班岛棋牌好玩吗 澳门银河代理 真钱手机诈金花
    世爵娱乐代理 tt游戏全新代理模式 申博在线下载登入 大都会1级会员 菲律宾申博信誉最好